南歐義大利

威尼斯

莊立育
2021·08·04
作者·莊立育

   詩人拜倫Byron,人稱“拜倫勳爵”。西元一八零九到一一年間,他自我放逐遊歷地中海各國,包括阿爾巴尼亞、希臘等等,隨後發表的《恰爾德·哈洛爾德遊記Childe Harold’s Pilgrimage》長詩使他一舉成名;西元一八一六年秋,拜倫初次旅居威尼斯,他在給友人的信中寫道:「我打算在威尼斯過冬,或許因爲這裏一直是我心中的夢幻仙子城、也是最爲葱綠的之島。」
西元五世紀威尼斯人為躲避野蠻人的襲擊,在托爾切羅Torcello、耶索洛Jesolo和馬拉莫科Malamocco的沙島上找到了避難所,是維內多大區的首府,約二十六萬人口,早在西元十世紀時已是海權發達的共和國,加上威尼斯潟湖地形易守難攻,且利用第四次十字軍東征賺了不少船隻借調費和戰利品平分的利潤;獲取了拜占庭帝國八分之三的領土(包括愛琴海,亞得里亞海沿岸港口和克里特島)。在十五世紀達全盛時期成為義大利最大、最富、最強海上共和國,西元十六世紀威尼斯逐漸衰落,西元一七九七年拿破崙征服奧匈帝國後,第一件事,就是攻佔威尼斯展現法國軍威,西元一八六六年合併於義大利王國。

     

威尼斯四周被海洋所環繞,只有一條長堤與本土大陸相通,披著溫柔水都浪漫的外衣,位亞得里亞海北端,更具體的說,它位於威尼斯灣內的大潟湖Laguna Veneta,是一座海上城市。從空中鳥瞰威尼斯絕不是一座城市,它是個被一百六十條運河細細切割,再由四0九座不同形式橋樑相連、共計一百一十八個小島的組合體,四一四平方公里面積看來有如一幅漂浮在海面的大拼圖,故名潟湖島群。

威尼斯文化藝術發展,比佛羅倫斯文藝復興運動還要早一個世紀,自成華麗畫風的威尼斯畫派—名家提香,以及被他逐出師門的弟子丁托萊多,吉奧喬尼,委羅內塞等,分別以威尼斯的秀麗以及人文、宗教為題留下不朽之作。全城共有一百二十座哥德式、文藝復興式、巴洛克式教堂,六十四座男女修道院,四十多座宮殿,凝聚了威尼斯的歷史及人類文明的腳步;威尼斯及其潟湖形成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威尼斯獨特的藝術成就對往後義大利建築和紀念性藝術的發展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以全方位條件一到六項標準在西元一九八七年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單。

     

位於大運河上的利亞德Rialto橋周邊是威尼斯的商業中心,亦是最古老的區塊,莎士比亞名著「威尼斯商人The Merchant of Venice」即以此處作故事現場。在威尼斯唯一被稱為「Piazza」的是聖馬可廣場,其他的廣場皆被稱為「Campi」。聖馬可廣場是威尼斯的政治中心,廣場東側「世界上最美的十大咖啡館」之一花神Florians咖啡館從一七二零年就開始營業,曾經是海明威、拜倫等文人騷客的最愛;弗羅里恩對面的夸德里Quadri咖啡館,也常是高朋滿座,不過是以觀光客居多。作為威尼斯的地標,聖馬可廣場受到遊客和鴿子的格外青睞;拿破崙曾讚嘆是「歐洲最美的客廳」和「世界上最美的廣場」,並下令把廣場邊的行政官邸大樓改成行宮,還建造了「拿破崙翼大樓」連接兩棟翼樓作為他的舞廳

    
繞過聖馬可鐘樓轉角就可見到因詩人拜倫的《恰爾德·哈羅爾德遊記1818》長詩:「我站在威尼斯的嘆息橋上,一邊是宮殿和一邊是監獄;」而出名的歎息橋Ponte dei Sospiri,無數次出現在全球的廣告與電影中,站在橋上拍上合照浪漫到不行。因為集中全球貿易帶來鉅額財富, 威尼斯既奢華又墮落,早期貴族們經常乘坐雕刻精美的裝飾著緞子和絲綢的「貢多拉Gondola」鳳尾平底船,航行河上來炫耀財富,後來爲了抑制奢靡的風氣,威尼斯政府頒佈禁令,貢多拉裝飾自此統一漆成黑色。

     

威尼斯因為位處海上潟湖,歷經多次戰爭仍屹立不搖,但是也因為地理環境造成危機。由於沙洲地質穩定性和堅硬的程度均不足以支撐建於其上的樓宇、廣場,所以建城時在地面下打入的木椿群做為支柱,然而,數百年來木椿浸泡在海水中,受潮汐沖蝕漸漸腐壞、傾斜、折斷,地面和樓地板也出現起伏與龜裂現象。 同時在人們享受水都威尼斯獨特的景觀、美景時,背後卻隱藏著地層下陷的隱憂。由於溫室效應所帶來的全球氣溫上昇,以及過度抽取地下水,使得威尼斯過去一百年之間已經下沈了約二十四公分。

義大利政府在西元一九六六年就開始研究和討論「摩西計畫MOSE」治水工程,一度被認為異想天開的計畫於西元二00三正式啟動,義大利總理貝魯斯柯尼手拿水泥刮刀,為第一塊摩西長堤封上水泥。摩西計畫是修築三條水底巨型機械水壩,將威尼斯外海包括麗都島在內的兩座海島與內陸連接起來。這三道浮動水壩,將由七十九個巨大鋼筋水泥塊組成,每一個鋼筋水泥塊都是中空的,重量達三百公噸,長三十公尺,寬二十公尺,厚五公尺。西元二0二0年十月計畫終於正式啟用,整個工程耗資約五十五億歐元。當時「摩西」的初戰,雖然成功攔截了一三五公分高的潮水,可是在十二月威尼斯淹水季節的重要時刻卻出了大包。這樣無限循環的淹水惡夢,讓威尼斯市民感到惱怒的質問:「水又淹進來了,花了重金和十七年時間的「摩西」怎麼不幫忙?」
藝術浸染的「高第之城」
澳洲大藍山地區世界遺產(Ⅰ)大藍山地區
莊立育

/ 莊立育 /

一起感受東西文化差異,各國風土民情,從中相互感染,發掘各種美好的存在,欣賞各方生活智慧、文化內涵、品嚐美食,進而品味藝術經典、建築風格,感受生命中的美好。


收聽最新一集

PODCAST